当前位置:上海老亲亭餐饮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请林黛玉和薛宝钗喝私房茶,妙玉这么做是为何?
红楼梦中请林黛玉和薛宝钗喝私房茶,妙玉这么做是为何?
2022-11-22

妙玉,《红楼梦》金陵十二钗之一,一个带发修行的居士。以上问题趣历史小编将在下文为大家一一揭晓。

妙玉作为金陵十二钗中,唯一一个和贾家没有任何关系的女子,虽说也曾是大家闺秀,却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不尊礼法。

作为一个诗书仕宦之族的后代,与人交往,几乎没有章法,总是让人觉得很突然和尴尬,大观园中,上自贾母,下至李纨,对她都是一个评价:天性怪癖。

如在第41回中,贾母带领荣宁两府的女眷和刘姥姥到妙玉的栊翠庵喝茶, 按说,妙玉是主人,该好好招待才是。

谁知, 妙玉草草地打发了贾母、王夫人等贵妇喝上茶,竟转身悄悄叫上黛玉和宝钗,到耳房中喝体己茶去了。

妙玉抛下诸人,去喝体己茶,已经十分没有礼数。但更奇怪的是,自从妙玉出场以后,几乎没有和大观园中的人来往过,而此时,却突然请宝钗和黛玉喝体己茶,此举真的应照了那句话——交浅言深。

妙玉这次请宝钗和黛玉喝茶后,再也没有和宝钗交往过,你说这人奇怪吧!

妙玉还出现过两次,一次是突然给宝玉写请帖,自称槛外人,邢岫烟称她“男不男,女不女,僧不僧,俗不俗”。

在林黛玉和史湘云联诗时,湘云吟道:“寒塘渡鹤影”,黛玉接道:“冷月葬花魂。”这时,妙玉突然从黑夜中闪了出来,止住她们道:“果然太悲凉了,不必再往下联了……”

这个妙玉,作为仕宦书香之后,为何为人处世这样不尊礼法,又如此地神出鬼没?

其实,笔者认为,这妙玉的身份,细思极恐,她极可能就是黛玉死后,回到了大观园,灵魂拷问大观园诸芳的人,是一僧一道度化大观园风流冤孽们的一种手段。

关于妙玉的这个恐怖身份,笔者在之前的文章《妙玉是啥背景?为何到大观园前,住在玄墓蟠香寺,这样的坟堆里?》,列举了更多的细节佐证。

妙玉是死后的黛玉,这就是妙玉为何自称是“槛外人”,并且说自古以来的诗词,只推崇两句:“纵有千年铁门槛,终须一个土馒头”,铁门槛,在《红楼梦》中,贾家在都中存放死人的地方,就叫铁槛寺,“土馒头”,其实就是坟包。

那么问题来了,如果妙玉就是黛玉死后的化身,那么穿越到大观园中,第一个要找的,自然是薛宝钗,这个害得她和宝玉,无法厮守的仇人,其次,就是要警告黛玉,警惕宝钗这个眼前人,为何还会邀请宝钗喝体己茶呢?

其实,我们仔细看妙玉请宝钗、黛玉喝茶的细节,可以发现,整个喝茶中,宝钗几乎一言没发。再看妙玉的行事,虽然怪异,但她可能全程都在骂宝钗:轻浮,狠毒!

一、宝钗用的珍贵茶器瓟斝:骂薛家吃相难看。

妙玉是一个精通茶道的人,她让宝钗用的一个茶具,非常稀有,上面刻着“瓟斝”的隶书,原文说是“晋王恺珍玩”。

妙玉让宝钗用的这个茶具,非常奇怪,上面的隶书“瓟斝”,按照拆字法,就是“分瓜”、“抱瓜”、“双口、宝贝、斗”。

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奇怪的名字呢?其实,正是骂出了宝钗到大观园的目的:为了分贾家之瓜,抱到薛家,为此薛家和王夫人一起,为宝贝争斗不断,一人双口,两副面孔。

红迷中对妙玉的印象,是非常富有,连几百年的古董,也有好几件,比如让宝钗喝茶用的这个瓟斝,即是晋王恺珍玩。

但其实,妙玉的这个珍玩,是在骂宝钗轻浮,不自重。

晋朝王恺,本是晋朝的富豪,而让宝钗用“晋王恺珍玩”,正是骂宝钗一个黄花大闺女,为了帮薛家分瓜、抱瓜,竟沦落成为富豪珍玩。珍玩,于茶具来说是珍品,于女子来说,就是一种侮辱,等于把女孩骂做玩物。

薛家为了得到贾家的财产,把宝钗一个女孩当作玩物,送给宝玉做妻。

二、煮茶用的水:用鬼胎青的花瓮存,打脸金玉良缘是骗局。

妙玉请黛玉和宝钗喝茶用的水,非常讲究。她请贾母等人喝茶,用的是隔年蠲的雨水,而让宝钗和黛玉喝的,却是梅花上的雪水,用鬼胎青的花瓮,埋在地下。

这段看似是谈茶论道,其实这段的信息量非常大,讽刺薛宝钗,非常之狠。

首先,讽刺宝钗及薛家设计的金玉良缘是心怀鬼胎。

宝钗为了宣扬金玉良缘,先引出一个世外高人秃头和尚,治好了宝钗怪病,顺便给了宝钗一句吉利话,让她刻在金项圈上,时时戴着。

这句吉利话是什么呢——不离不弃,芳龄永继,和宝玉通灵宝玉上话正好是一对儿——莫失莫忘,仙寿恒昌。

那么,宝钗的病,吃的是什么药呢?这个奇怪的海上药方是怎么做的呢:

采集百花之蕊,制成冷香丸,将雨水节气这天的雨水收集起来,埋在梨花树下,吃的时候,用这水送服。

你看,这药方里的水,竟然是先年的雨水存在罐子里,埋在地底下,这样的水能吃吗?早都长毛霉变了。

所以说,这冷香丸药方里的破绽,正说明,海上方是假的,进而秃头和尚也是假的,自然这和尚给的,能和宝玉通灵宝玉上的字是一对儿的吉利话也是假的,自然宝钗和宝玉的金玉良缘也是薛家自编的。

即金玉良缘是薛家编的,是薛家和王夫人合力设计贾家钱财的一个鬼胎。

妙玉作为一个已走完黛玉一生的人,早已明了薛家的鬼胎和算计。因此妙玉让宝钗喝茶用的水,也是梅花上的雪,用鬼胎青的花瓮,埋在地下,这埋在地下一年的雪水不能喝,讽刺薛家及薛宝钗心怀鬼胎,撒谎骗人。

其次,比隔年蠲的雨水更好的雪水:骂薛宝钗轻浮。

妙玉在招待贾母、王夫人时,用的是隔年蠲的雨水,黛玉就问道,这也是隔年蠲的雨水吗?

谁知妙玉竟然讽刺起黛玉来:“你这么个人,竟是个大俗人……你怎么尝不出来?隔年蠲的雨水,哪有这样轻浮,如何吃得?”

有人说妙玉连黛玉都说是俗人,是轻狂,但其实她此举,讽刺的正是宝钗——太轻浮。

隔年蠲的雨水,正是宝钗吃的冷香丸用的水,妙玉偏说隔年蠲的雨水轻浮,在说谁?在说宝钗,表面上装出一副稳重的样子,实际上最轻浮。

你看她问黛玉:“你怎么尝不出来?”实际上是一句机锋,提醒黛玉要看清宝钗的真面目,千万不要认贼作姐,还和宝钗结为亲姊妹,认薛姨妈为娘。

三、玄墓蟠香寺:是宝钗逼黛玉住进的坟墓堆。

妙玉说,她让宝钗和黛玉喝的水,是曾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时收集的,这玄墓蟠香寺,实际正是黛玉死后的坟堆,所谓“荒冢一堆草末了”。

而她收集的雪水,是在哪收集的?是在梅花上收集的雪。

《红楼梦》里的花,实际就是女孩的意思,而妙玉偏偏在梅花上收集,“梅花”,正是“没花”。而“雪”,通“薛”,所谓“丰年好大雪”,说的就是薛家。

妙玉在梅花上收集雪,实际正是说,黛玉在死了,犹如花也没了、死了,才看清薛家及薛宝钗的真面目,就是杀她的凶手。

你看,妙玉装雪水用的器具:鬼胎青的花瓮,花瓮本来是装花的,却用来装雪水了,实际正是揭露宝钗鸠占鹊巢,逼死了黛玉,自己占了花瓮。

而且这里还有个细节,说到埋在地下的雪水,妙玉说:“今年夏天才开了,我只吃过一回,这是第二回了。”

妙玉吃过一回被埋在地下的雪水,这是第二次吃,说明了什么,说明了妙玉就是黛玉,被薛宝钗所害,已经埋在地下一回了,这是第二次吃,让宝钗和黛玉都品品其中的滋味儿。

贾雨村曾吟诵过两句诗:“玉在椟中求善价,钗于奁内待时飞”,时飞,是贾雨村的字,这句话的意思是,宝钗待字闺中等着嫁宝玉,遇上贾雨村里应外合把黛玉卖了,才如愿以偿。

你看,宝钗把黛玉卖了,鸠占鹊巢,这正是妙玉借喝茶,让黛玉看清宝钗真面目,可惜彼时黛玉深陷红尘中,听不进话,反而嫌弃妙玉怪癖,因此约着宝钗赶紧离开栊翠庵,离开妙玉了。

喝了一回茶,妙玉就将薛宝钗及薛家的秘密和本相一一揭露出来:用尽鬼胎,坑害黛玉,让黛玉死后的,都意难平,多么狠毒!